許瑋寧慘白鬼妝 連自己都不敢看

許瑋寧慘白鬼妝 連自己都不敢看

許瑋寧在《詭棋》中演出被家暴的華人太太,最後化身恐怖女鬼。(華映提供)

南投无障碍厕所堆满木头 内行人劝报警:一根要价50万

臺北電影獎影后許瑋寧愛情事業兩得意!去年底與邱澤結婚升格人妻,新作品也不停推出,包含3年前疫情尚未爆發時,她遠赴奧地利拍攝的跨國合作驚悚之作《詭棋》。電影甫在臺上映,許瑋寧接受本報專訪,聊到片中化身悽美恐怖的女鬼魂,角色慘白的扮相連自己都不敢直視。

許瑋寧形容當時化妝底妝打得接近慘白,恐怖的妝感連她自己都害怕,完妝當下根本不敢照鏡子,比起之前主演的鬼片《紅衣小女孩》系列,她形容《紅衣》裡,自己還是活在世界上,是肉體、精神頻率極度不穩定的人類,這回是直接扮鬼,本質上完全不同。

铭记死亡之森

電影全程於奧地利的薩爾斯堡拍攝,許瑋寧不僅人在異鄉,還要克服語言問題跟外國的工作團隊合作,她說:「光是讀本就花了1整個晚上討論,是很不一樣的體驗,我們克服語言障礙、角色障礙、故事障礙,累積了很多新的經驗。」也笑稱沒想過自己外型是不是歐洲人的天菜,不過住在當地拍攝碰到鄰居都會打招呼。

月月hy 小说

遺憾沒空滑雪

帕秋莉大人能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吗?

此行許瑋寧還是有小小遺憾,因爲電影拍攝時已經接近奧地利開放滑雪的季節,滑雪場離取景地薩爾斯堡市中心僅1小時車程,可惜電影拍攝時間緊湊,加上收工後自己又有新工作要回臺,無法多安排歐洲遊行程,只好把握每天上工前的零碎時間,提早起牀到鎮上散散步、玩玩雪,她說,「光是在飯店陽臺看風景就很心曠神怡」。

《詭棋》片中所有的詭異事件均圍繞着靈異棋盤「解憂棋」打轉,只要玩過這個遊戲的玩家均難逃死劫,電影裡許瑋寧大膽玩了「解憂棋」,現實生活中,她說自己非常膽小,坊間相傳的靈異遊戲都不太敢試玩,「我知道有一陣子很流行碟仙、筆仙,但我從小到大都沒碰過」。

核心零配件供应延迟 理想汽车L9、L8延期交付

美大选高票击败川普 学者惊:拜登这一句最重要

2019第一爆!大势偶像热恋ing 「约会铁证」曝光